产业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
中传超越复旦、华科超越武大第四轮学科评估新闻传播学排名为何有

来源:http://www.tangshan6.com 编辑:ag88环亚娱乐 时间:2018/12/26

  前天(2017年12月28日),教育部终于发布了第四轮学科评估的结果,在学界和校友届引发了不小的口水战。排名好的高校,校友们一片欢呼刷屏朋友圈;排名下滑的高校,校友们痛心疾首呼吁重振学校排名。

  不管你承不承认、服不服气,在中国现行教育体系下,教育部第四次学科评估确实是我国目前高校最权威、最完整、最硬气的学科实力排名。这将切切实实关系到每所学校每个学科后续发展,毕竟排名越靠前的学科,之后得到的政府资金支持将越大。

  纵观这次的学科评估,相比前三次,在有些地方变动确实较大。作为传媒类公众号,这里我们只谈新闻传播学科。当然,为了客观起见,在谈排名之前,一些信息要先扫盲。

  截至目前,我国的学科评估已经进行了4轮7次(分别是2002-2004年、2007-2009年、2012年、2017年),每次都是上一次的升级版;

  前三次的评估结果都是在年初公布,可今年为什么姗姗来迟?原因与“双一流”评估有关;

  这次的学科评估不再像前三次实行“打分制”,而是“分档”。用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的话说:这次评估克服了唯论文数量和国外期刊的评价方式。除部分学科外,不再统计发表论文总数,而以“代表性论文”进行同行评议。

  从连续四轮的学科评估,可以看出新闻传播学科近十年的发展变化:老大还是老大,而小弟们的排名换了一茬又一茬。

  1、中国人民大学、复旦大学、中国传媒大学,这三所学校稳坐新闻传播学科三把交椅,并且在“一流学科”确定后,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这三兄弟的排名不会出现多大变化;

  2、有理工科优势背景的新闻院校突飞猛进,势如破竹。华中科技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清华大学,跃居新闻强校第二梯队,华中科技大学更是与复旦大学并列第二,仅次于人大、中传。(1)此次华科在新闻传播学科超越同城兄弟院校武大,也是第四轮学科排名的一大看点。(2)另外,中山大学的新闻传播学科从第三轮评估时的完全看不着身影,此次评估则位于B档,后续发展可期。

  3、传统文科类新闻院校名次普遍靠后,这也是这轮学科排名最让人伤心的地方。虽然学科排名并不能完全决定学校发展,但是能反映出一些问题。(1)武汉大学、北京大学,这轮学科排名并不理想,但仍居前十。(2)而四川大学滑至B+,被第三轮评估时同档次的清华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甩在了身后。(3)南京大学、浙江大学、厦门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华东师范大学与第三轮学科评估时排名,变化不大。(4)南京师范大学表现抢眼,从第三轮学科评估时与河北大学、湖南大学位列第八档次,此次第四轮评估则与北京大学、南京大学、厦门大学等老牌新传名校同列第四档次(B+)。(5)而上海大学的新闻传播学科依然较为强势,此次位列B+档,也是小有进步。

  此次评估摒弃了仅“以学术头衔评价学术水平”(俗称“数帽子”)的片面做法。比如“长江学者”等头衔,不会自动换算成分值,而是由专家综合考虑教师水平、队伍结构、国际影响程度等进行评价。

  同时,克服唯论文数量和国外期刊的评价方式。除部分学科外,不再统计发表论文总数,以“代表性论文”进行同行评议。强化中国期刊在评价中的重要作用,特别规定代表性论文必须包含一定比例的中国期刊论文(特别是哲学社会科学学科),不断提高中国期刊影响力,鼓励优秀成果优先在中国期刊发表。

  第四轮学科评估首次采用“分档”方式公布评估结果,不公布得分、不公布名次,不强调单位间精细分数差异和名次前后。采用按百分位进行分档的方式。根据“学科整体水平得分”的位次百分位,将前70%的学科分为9档公布:前2%(或前2名)为A+,2%~5%为A(不含2%,下同),5%~10%为A-,10%~20%为B+,20%~30%为B,30%~40%为B-,40%~50%为C+,50%~60%为C,60%~70%为C-。

  “互联网+”背景对新闻传播人才知识结构提出了新的要求。传播载体与传播形式不断涌现,需要“互联网+”时代的传媒人,既具有广阔且独特的新闻传播眼光,又具备多种传媒的专业素质,同时还具备新闻信息分析的整合能力。

  如此一来,优化新闻传播人才培养的课程体系尤为重要。学校要想办学有特色,必须在保留传统课程教学体系课程基础上,大幅增加媒介融合与媒介技术等相关理论课程和实操课程,从而保障“互联网+”培养全能型人才目标的实现。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学科排名,理工科院校实力凸显的原因,理工科学校办新闻,能结合自身原本强势的理工科资源,迎合时代背景,人才、中国国家形象片 奥运会宣传片总导演高小龙,技术资源丰富。

  我们都注意到,这次的新闻传播学科排名,是针对“博士/硕士授权点”院校进行的,那么评价考核的标准自然离不开研究生教育模式、培养课程、师资力量和科研成果。从2011年MJC开始招生,部分新闻院校在招生上广开大门,批量生产,准入门槛降低,学生培养的质量自然不能一定得到保证。(Ps:武汉大学2017年招生人数:167人;暨南大学2017年招生人数:235人;四川大学2017年招生人数:210人)

  特地查了一下数据,中国人民大学、复旦大学、中国传媒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、清华大学,这几所院校近三年在招生人数上一直保持不变。

  招生多、生源广,本不是坏事,但在教师数量不变的情况下,自然每位导师带的学生就不再是以前的两三个,导致导师每年带的学生动辄7、8个,多的有10几个。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,老师的精力也不可能面面俱到,学生稀里糊涂就毕业找工作了。甚至直到毕业,导师还不知道学生姓名。

  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已然尘埃落定,新一轮角力又将开始。我们期待新闻传播学院校们群雄逐鹿,为中国贡献更好的新闻传播教育、更多的新闻传播人才。

  文章声明 传媒实验室不对相关概念及其涉及的事件进行是非判断,撰写文章只探讨文化及事件本身,欢迎拍砖、更正和补充。